历史部分
史话趣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话趣闻
窦关老的传说
时间:2006-01-19  作者:凤翔 窦彦奎  (浏览 4510 人次)
民间常称关圣帝君为关老爷。
说起窦家庄人敬奉关老爷的事,人们就想起那美好的传说来。
窦氏先祖窦钊携家小来到柳林后,先是栖住在柳林铺西饮凤桥旁堡寨的德盛窑里。随着人丁增多,窦氏族人很快便占有了整个堡寨和堡外一部分耕地。由于堡内外全居住着窦姓人家,人们也就习惯称堡子为窦家堡子。后来兵匪占据堡寨,窦氏族人的生存空间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他们便又溯流而上,倾族迁居到堡寨西北三里远的地方,即现在的窦家庄。但堡内土地始终为窦氏族人所有,直到今天堡内的土地也还是窦家庄人耕种着。在堡外西北方,宋家沟村东路边原有一座五圣庙,也是窦氏族人当年所建,直到文革中才被毁掉。
窦钊的五个儿子一个个生龙活虎,他们农闲时教导子孙习读四书五经,农忙时忙里忙外,把个农事安排得井井有条。闲暇时还从事些商事活动。不久,便在柳林铺建起了酒业作坊,酿造的柳林酒清冽醇馥,甘润挺爽,远近闻名。
有一年,窦钊次子兆森跟车去山西太原送窦家白酒。一路上与车夫和伙计忙这忙那,甚是辛苦。 一天,天色已晚, 看看离前边的店房还远。走着走着,见近旁有一座关帝庙,尽管年久失修,但也是个遮风挡雨的好地方,兆森一行便在这关帝庙中歇了下来。
出门人总惦记着平安和顺利。兆森和伙计们 向关圣帝君上香,叩拜。对大庙一处角落蜷缩着的饥民施舍饭食。这晚,他们在关帝庙内甜甜地睡了一觉。晨起临行时,又向关圣帝君上香以求平安。兆森还捐钱给村中百姓,嘱他们修缮关帝庙,好让关圣帝君有一个安宁的住处。
送完酒返回的路上,兆森一行又来到了这座关帝庙前, 于是他们又驻车进庙上香, 上完香后,就上路了。
车行不远,忽然间来了一个红脸大汉,身材甚是魁梧,说是同行,便上了车。兆森命伙计送给红脸大汉饭食酒菜。红脸大汉只是不语,用餐后仍旧那样坐着。就这样,过了不少时日,眼看马车到了柳林铺窦家堡东门外,红脸大汉说他要先行下车了,兆森等人也并未在意。
数月后,兆森的酒车又出发了。马车一出柳林铺,不料前次坐车的红脸大汉又来了,说是在柳林铺办完了事,要赶回山西了。兆森很是尊敬这位红脸大汉,问这问那,送大汉酒饭用。一路上,红脸大汉总是那样正襟危坐,沿途蟊贼哪个还敢欺负兆森他们。眼看着又到了前次歇脚的那座关帝庙前,这红脸大汉说要去村中办事,就下车了。兆森送完酒,再次返回途经那座关帝庙,这红脸大汉又来到车前, 说他还要去凤翔柳林一趟,于是又上车了。 大汉喝完兆森递过来的酒后,他说:“眼看已是黄昏时分,这车子也行得太慢了,你们还是让我来赶吧。”大汉说着便接过鞭子,嘱咐车上众人坐好, 只见红脸大汉马鞭一挥, 这马车竟腾空而起,径直向雍地飞了过来。兆森他们只听得耳边风声呼呼作响,其余什么也不曾知晓。却说这红脸大汉昨日戌时在山西上的车,今日酉时便将马车赶到了柳林铺窦家堡门前。车子停下后,红脸大汉将马鞭还与车夫,说着一转身便不见了踪影。
这天晚上,兆森对白天发生的事情很是纳闷,怎么一个对时就从山西跑了回来,这红脸大汉怎么如此神通广大。想着想着,困乏的身子刚一躺下便呼呼进入梦乡。这时,白天见到的红脸大汉又出现在他的面前。只见这红脸大汉丹凤眼,卧蚕眉,目光炯炯,手捋五绺须,有板有眼地对着兆森说道:“我乃关圣帝君,几次乘坐尔等酒车,沿途看你们扶贫济危,实乃良善人家。今日进堡寨察看,得知你们是窦宰相之苗裔。你们如能在堡内高台旁为我修筑庙宇,塑我金身,我关圣帝君世代佑保你们人丁昌盛,家业兴隆,四季平安。”兆森一觉醒来,方知关圣帝君托梦于他,便将此事告诉老父亲和众族人。经众族人商议,寨主窦钊应允,便在堡内修筑关帝庙,二郎神也入座其间。这关帝庙修得十分宏伟,拾级而上,关圣帝君巍然殿中。
自此,窦氏族裔在关圣帝君的佑护下,可谓年年五谷丰登,岁岁生意兴隆,窦氏家业也日益昌盛发达。后由于堡内空间有限,经关圣帝君指点迷津,窦族大部又移迁今窦家庄。且说这窦家庄,依山傍水,避瘴向阳,实是一块风水地方。窦氏族裔从此更加兴旺发达。窦氏族人自然也忘不了时时佑护自己的关圣帝君,每逢正月初一,众族人敲锣打鼓,在窦氏祠祭拜先祖窦宰相夫妇后,便又依次去大佛寺、玉皇殿、娘娘殿,然后进入堡寨与留住的族人一起隆重朝拜关圣帝君。这样过了大约一百多年。柳林铺周围的群众有时也去堡内关帝庙上香,但他们都说这关帝庙是窦家的,是窦关老云云。
解放后堡内关帝庙被毁,窦氏族人只好将关圣帝君座轿、二郎神座轿迎至窦家庄五圣庙内,后又移至开元山洞暂憩。不久文化大革命开始,窦氏族人又将关圣帝君座轿移至窦家庄沟右桥北窑洞中。但文革中关圣帝君终遭厄运,金身被毁。
改革开放后,窦氏族人安居乐业,事业日益鼎盛,方又念起昔日关圣帝君之功德,于是在村中建庙,重塑关圣帝君金身、二郎尊神金身,四季朝拜,香火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