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部分
窦氏源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窦氏源流
大 禹
时间:2010-08-25  (浏览 4043 人次)
禹,姓姒,名文命,是颛顼曾孙。原始社会末期,禹之父鲧是雄踞大河南岸嵩山一带有崇氏部落的首领。母亲为有莘氏女修己。禹性情和善,仁慈贤义,勤劳勇敢。他谦恭好学,有渊博的知识。据说他每当有十家以上的村邑,就进邑求教,听到有益的话就拜谢。
帝尧时,中原洪水为灾,百姓愁苦不堪。禹父鲧受命治水,用了九年时间,洪水未平,尧巡视天下,发现鲧用堵的办法治水无功,在羽山将其处死。又推举鲧的儿子禹继任治水之事,并叮嘱他:“你去治水,可一定要抓紧时间啊!”禹接受任务后,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立即与伯益和后稷一起,召集诸候百姓前来服役。
禹改革治水办法,变堵截为疏导,亲自翻山越岭,淌河过川,左手拿着准绳,右手拿着规矩,从西向东,一路测度地形的高低,树立标杆,规划水道。他分天下为九州,带领治水的民工,走遍九州各地,根据标杆,逢山凿道,遇洼筑堤,以疏通水路。禹为了治水,费尽脑筋,不怕劳苦,从来不敢休息。他与涂山氏女新婚四天,就离开娇妻,重又踏上治水的道路。后来,他路过家门口,听到妻子生产,儿子呱呱坠地的声音,都咬着牙没有进家门。禹说:“人没有吃的不能干活,对老百姓没有好处的事他们就不愿意干,这些民工之所以劳而无怨,是因为治水对他们有好处。”
禹很关心百姓的疾苦。在雍州,看见一个人穷得把孩子卖了,禹就用骊山的铜铸成钱,将孩子赎了回来。见有百姓没有吃的,他就让后稷匀出少得可怜的口粮,接济百姓。禹自己穿着破烂的衣服,吃着粗劣的食物,住着简陋的席蓬,每天亲自手持耒锸,带头干最苦最脏的活。几年下来,他的腿上和胳膊上的汗毛都磨光了,手掌和脚掌都结了厚厚的老茧,躯体干枯,脸庞黧黑。
禹带领民工经过13年的努力,开辟了无数的山,疏浚了无数的河,修筑了无数的堤坝,使天下的江河都流向大海,终于治水成功,根除水患。刚退去洪水的土地过于潮湿,禹让伯益发给民众稻种,教他们种水稻。
在长期的治水过程中,禹走遍天下。对各处的地形疆域、人文户口、习俗物产,都了如指掌。根据实际情况,禹重新将天下规划为九个州,并制定了各州的贡物品种。禹规定:黄河从壶口到碣石的周围地区为冀州,这里的土壤白色,田地肥沃程度中等,赋税为上上等,少数为中等。积水和黄河之间为兖州,土色黑而疏松,草木茂盛,易于桑蚕,田地中下等,开发十三年才可征赋,贡品为漆、丝和棉绮。东海和泰山之间是青州,土色白而疏松,海边是潮湿的盐碱地,田地上下等,赋税中上等,贡品为盐筛和各种海产,台山出产的丝、麻、铅、松,怪石,莱夷出产的柞蚕丝也是贡品,东海、泰山和淮水之间是徐州,土壤赤色且粘,草木逐渐增多,田地上中等,贡税中中等,供品是五色土、羽山的雉、峄山之南的古铜、泗水边上浮磬、淮夷的嫔珠和美玉以及黑色的细縞。淮水与大海之间是扬州,土壤湿润,草长树高,田地下下等,赋税上下等,少数中下等,贡品金银铜,瑶、琨、竹箭,齿、革、羽、旄,岛夷的卉服,贝绵,包橘和柚则不常贡。荆山和衡山一带是荆州,土壤湿润,田地下中等,赋税上下等,供品是,羽、旄、齿、革,金银铜,砘、柘、栝、柏,砺、砥、石矢、丹,箭竹杆,缠结的青茅,黑色大红色的丝绶,九江的大龟。荆山与黄河之间是豫州,土地松软,田地中上等,赋税有上等、有中等,贡品是漆、丝、筛、苎、细绵,玉、磬则不常贡。华山以南、黑水东是梁州,土色青黑,田地下上等,赋税下中等上下,贡品是璆、铁、银、镂、石矢、磬、熊、罴、狐、狸、织皮。黑水以东、黄河以西是雍州,土壤黄色,田地上上等,赋税中下等,贡品是璆、琳、琅矸。住在昆仑、析支、渠廈、西戎的穿毛布衣服的人都来归附。
从此,九州各地都有民居,九州名山都有道通,九州大川都顺畅地流淌,九州的沼泽都有屏障,四海之内都会同一致,金、木、水、火、土、谷各种物产都正常发展,各处土壤都得到垦种,得各地进贡各自特产,按三等九类缴纳赋税。天子给各诸侯赐予土地和姓氏,大家都敬悦天子,服从天子的政令和教诲。
禹还规定:天子帝畿五百里以外叫甸服,再外五百里叫侯服,再外五百里叫绥服,再外五百里叫要服,最外五百里叫荒服,甸、侯、绥三服,进贡不同的物品和承担不同的劳务。要服,不纳物品服役,只要求接受管教、遵守法制政令。荒服,则根据其习俗进行管理,不强制推行中朝政教。
由于禹的长期艰苦奋斗、耐心教诲和行动感召,治水成功了,使中朝的声誉和政教遍及东到大海、西到流沙、北逾碣石、南过衡山的广袤大地,在隆重的祭祀仪式上,帝舜将一块黑色的玉圭赐给禹,以表彰他的功绩,并向天地万民宣告成功和天下大治。不久,又封分禹为伯,以夏(今河南禹县)为其封国。禹在天下的威望达到顶点。万民称颂说:如果没有禹,我们早就变成鱼和鳖了。帝舜称赞禹,说:“禹啊禹!你是我的胳膊、大腿、耳朵和眼睛。我想为民造福,你辅佐我。我想观天象、知日月星辰、着文绣服饰,你谏明我。我想听六律五声八音来治乱,宣扬五德,你帮助我。你从来不当面阿谀背后诽谤我。你以自己的真诚、德行和榜样,使朝中清正无邪 。你发扬了我的圣德,功劳太大了!”
当帝舜在位三十三年时,正式将禹推荐给上天,把帝位禅让给禹。十七年以后,舜在南巡中逝世。三年治丧结束,禹避居阳城,将帝位让给舜的儿子商均。但天下的诸侯都离开商均去朝见禹。在诸侯的拥戴下,禹正式即天子位,以阳翟(今河南登封县东)为都城。
壬子春正月帝禹分封丹朱于唐,分封商均于虞。分同姓之国十二:封有扈氏(陕西户县)、褒氏(后迁陕西勉县东)于西岳,封有男氏、斟氏(阳夏,今太康县,斟寻后迁北海、巩县西南)于河南,封杞氏(杞县)、戈氏(睢县)于睢阳,封彤城氏、辛氏、冥氏于冀州(山西),封费氏于江夏(今湖北安陆、云梦),封缯氏于泰山(山东泰山的西部东阿县南,是缯不是鄫),封斟灌氏于北海(山东昌乐、昌邑一带)。改定历日,以建寅之月为正月。又收取天下之铜,铸成了九尊宝鼎,象征九州大同,天下一尊。
当了天子的禹更加勤奋地为万民谋利,诚恳地招揽士人,广泛地听取民众意见。他说:“我不怕四海之士在路上逗留,只怕他们在门外等我。”他曾经在一餐中间三次放下饭碗,一次洗头中间三次提起湿发,随时接见来访的士人、申冤的民众或处理紧急政务。有一次,他出门看见一个罪人,竟下车问候并哭了起来。随从说:“罪人干了坏事,你何必可怜他!”帝禹说:“尧舜的时候,人们都和尧舜同心同德。现在我当天子,人心却各不相同,我怎能不痛心?”仪狄造了酒,帝禹喝了以后感到味道醇美,就给仪狄下命令,要他停止造酒,说:“后代一定会有因为酒而亡国的。”
禹继帝位不久,就推举皋陶当继承人,并让他全权处理政务。在皋陶不幸逝世以后,又推举皋陶的儿子伯益为继承人,负责政务。
帝禹在位第八年南巡。过江时,一条黄龙游来,拱起大船,船上的人很害怕。帝禹仰天叹息道:“我受命于天。活着靠上天的佐助,死了要回天上去。你们何必为这一条担忧?”龙听到这一席话,遥遥尾巴,低下头就不见了。

传说为了纪念战胜水患,禹用当时天下九州出产的铜矿石铸了九个鼎,雕铸上奇兽异禽来代表九州,成为日后国家政权的象征。
  禹担任领袖的第十年,曾召集各部落首领到苗山(今浙江省绍兴县内)集会。大家如期到会,还向禹呈献了各自的贡物。禹命令手下人将贡物计点清楚。由此,后人便将苗山改称为会稽山。这次集会,只有南方部落首领之一的防风氏部落(在今浙江省德清县)迟到。禹大怒,加上防风氏一贯自恃强悍,侵扰别人,就将他拿下,列数他的罪状后处死。
  大会结束后,禹由于操劳过度而病倒,但仍带病处理事务。这一年8月,病死于会稽山。臣下依照他一贯节俭的作风,只用衣衿3领,薄棺3寸,将他安葬在会稽山(今浙江省绍兴市的会稽山)。
  人们还在会稽山修建了大禹的陵墓,以纪念他的丰功伟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