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窦宗仪兄弟异国他乡的孝子情
时间:2015-04-28  (浏览 1276 人次)
    甘肃早期教育家窦秉璋(1873—1941)是前清贡生,曾为兰州榆中县督学。在甘肃兰州一带,可谓桃李满天下。他有五子一女。他的子女们都十分孝顺,其中尤以四儿宗默最为孝顺,最为听话。
    窦秉璋一生从事教育事业,他的儿孙们为国家、为民族赢得了光荣,他的长子窦宗融(1895—1931)乃红二十四军副军长,早在1931年就被国民党政府杀害于北平。后来他的三子窦宗仪凭奖学金首先考入国民政府中央大学历史系。随后四子宗默也在次年考入中央大学新闻系。
    窦宗默(1917—1968)从小就参加生产劳动,上支持兄长宗仪在兰州读书,下有小弟宗滔(1922—1951)在读小学。他深深体谅家中经济困难,父母不能供他上学的苦衷。他一边干家里的农活一边刻苦自学,所以小学和初中、高中都只读一年,凭奖学金和自己做饭吃,连年跳级,竟连兄长一样考上了大学。他们两兄弟在重庆上大学期间省吃俭用,把奖学金节省下来,补贴家用。
    1941年初,宗默的父亲窦秉璋因奔波榆中教育事业的发展,积劳成疾,从他亲手创办的榆中文成学校教学岗位上回到家。当时在重庆上大学的宗默立即请假回家侍奉父亲,还张罗着照了一张全家福,因为宗仪未能回家,没能照入其中。几个月后的六月五日,窦秉璋去世。县上教育界同仁贤达,县长召开公祭大会,并将秉璋公葬在榆中兴隆山风景名胜地。


    窦宗默俩兄弟为当时教育落后的西北五省争得了荣光。因为当时西北五省除了凭国民政府照顾落后省份保送上大学外,还没有真正凭考试成绩考上大学的。宗默在大学也只读一年就考上待遇优厚的研究生班。由于学习太刻苦而致得了肺痨。但他又兼任中、英文记者,为报社撰写文章,多挣稿费以供家用。不久,宗默又力劝三兄和他一起报考出国留学。
    结果宗默以第一名,宗仪第二名考取留学美国的资格。他们在上海等到美军征用的赴美船只,兄弟俩又在船上做苦工,以节省下路费到了达美国诺福克港。
    赴美前他们曾向甘肃省政府申请补助路费和安家费获得支持。宗默从小在家一有空闲就动手积肥打理菜园,种植果树、杏树、花木等。并与宗仪去市场卖菜,给二老双亲端茶送饭,并把学校的物理化学课本带回家让父亲看,以增加新知识。
    1946年,窦宗默兄弟俩赴美留学后,都是通过榆中中学时任训导主任的五弟宗滔与母亲通信,每一封信都惦记母亲郭玉凤的起居冷暖。自五弟宗滔去世后,他们与家中断了联系。
    解放后,宗默以华盛顿邮报记者的身份多次在国际会议上设法见到周恩来总理,请求获准与家人通信联系。
    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协调下,1957年宗默开始与母亲郭玉凤及儿子窦名华通信,每封信必提及母亲的火炕有无燃料,希望在兰州上学的名华假日经常去看望榆中的奶奶,信中对母亲吃饭及生活情形详细询问。
    当时通信是由一位在香港的袁先生转寄给宗默和宗仪。他们每次来信都必问母亲的身体和生活及雨水好否?还提及在出国前曾应允让母亲坐飞机的事,但因当时母亲郭玉凤是地主分子的身份而无法实现。这成为他们俩最大的遗憾,千山万水无法阻隔他们母子的血缘亲情。十年时间,不知有多少封来自大洋彼岸的书信。每月除了托袁先生转信之外,还定时寄生活费给母亲及妻儿,还会寄一些糖、大油、挂面及罐头等生活用品。当母亲看到三儿宗仪、四儿宗默远隔重洋寄来的物品时,仿佛儿子们就在自己的怀抱中。
    窦宗默与哥哥及嫂嫂菲利斯•布瑞吉极力为恢复中美关系而奔波,通过斯诺联系了与中国政府建立接触的渠道,促进了中美关系正常化。
    1968年5月26日,窦宗默因为患肺结核而又拒绝吃西药(他坚信中药)而最终未能根治。终于在美国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医院抢救无效而去世,终年51岁。
    窦宗默热爱祖国,坚信祖国的传统医学。拒绝服用西药,拒绝入美国籍。从窦宗仪寄给窦彦礼的文稿中,看到宗默去世后,宗仪回忆起他与弟弟在美国生活过的情景,写下了一首首催人泪下的挽词。宗默临终前嘱咐其三兄替他给母亲及儿子寄钱。因为宗默的第三本书《生化的真谛》在美国科学界有很大影响,所以,当时华盛顿邮报以及台湾新生报都有文章报道他去世的消息。
    宗默去世后,宗仪仍然按时给母亲寄钱、写信。母亲郭玉凤当时只收到三儿的信和钱,她心中就产生了疑惑,很长时间没有四儿的信了。当孙儿名华从兰州去看望奶奶时,她试探着问孙儿可曾给父亲写信?
    孙儿名华为了安慰奶奶只好违心的说了谎,但她知道最顾家的四儿宗默是不会不给她写信的,她感觉到不幸的事一定发生了……,那时戴着地主分子帽子的郭玉凤夜夜望着满天星斗,遥想着远在美国的两个儿子,真是望眼欲穿啊!
    因此,她立刻衰老了许多。她将身边的东西给了孙儿名华和嫁在李家营的孙女。名华的堂妹拿走了宗默为父亲秉璋画的放大像。因宗默在重庆时曾求教于徐悲鸿,所以他给父亲的画像画得十分逼真。
    宗默去世后,使他的母亲失去了精神上最后的支撑。地主分子的帽子并没有压垮这个要强的母亲,因为她心中有两个成器的儿子。此刻,绝望了的郭玉凤已处弥留之际。她将俩儿子从美国寄给她的钱,留下90多元作为丧葬费外,其余的分给了孙儿名华和孙女。
    1969年4月30日,宗默的母亲在榆中县城西南角的窦家园房(照看菜园的房子)孤凄地离开了人世,享年83岁。当宗默的儿子与亲戚们来安葬时,公社的人说宗默的母亲郭玉凤是地主分子,不允许亲属插手管。村里用郭玉凤留的90多元钱买了两块床板定了个匣子外,其余用作了酒席钱。
    郭玉凤曾住的园房也被充公给了村上。他们派了两个地主分子用架子车将棺材拉到城外青河沟的一块地里草草埋葬,后来连坟丘也被平毁了。
    1978年9月,中美关系正常化后,美中友协的人问窦宗仪去不去中国探亲?大洋彼岸30余年的窦宗仪,归心似箭,捧着弟弟宗默的骨灰盒,从美国回到了故乡兰州。
    宗默的儿子窦名华知道三爹窦宗仪到达兰州的车次后,被通知去甘肃省委信访室,当时工作人员对他说首长要见他。那位首长见到窦名华时说:“你的信写的不错嘛,回去跟你姐姐要点钱理理发……”
    后来窦名华在电视里知道那位首长就是宋平。当时的窦名华怀着急迫的心情等待着从未见面、盼着、等着十多年的三爹,直到第二天下午六点,窦名华的姐姐窦秀君才告诉他三爹来了,住在友谊宾馆。窦宗仪兄弟是对中美关系解冻做出贡献的旅美华人,所以甘肃省委特别重视窦宗仪的回乡探亲,省外办的人嫌窦名华衣衫破旧、头发长,就有意不让窦宗仪去见他的亲属,直接从车厢将窦宗仪接到了友谊宾馆。次日清晨,外办通知了窦宗默的女儿窦秀君,让她提前先见了三爹窦宗仪。
    当窦名华去友谊宾馆时,门卫不让进,等了好久才让他登记入内。外办的人问他为什么在登记簿上写英文?那时,回到故国的窦宗仪要见自己的亲人真难啊!他们叔侄相见抱头痛哭……
    窦宗仪远涉重洋,回到祖国。但要到仅有咫尺之遥的双亲墓前烧一张纸钱,又是无法跨越的国际沟坎。窦宗仪叔侄次日清晨回到榆中县,要到父亲墓地上去,准备把宗默的骨灰埋葬在父亲窦秉璋的坟脚下。
    大约是窦宗仪的母亲郭玉凤的墓地早被平毁,踪迹全无,省外办的人只好说兴隆山是军事禁地,窦宗仪是外国人不能去,县上安排他去参观三角城电力提灌工程。所以,没能去得了父母坟地。可想而知:此时的窦宗仪思念双亲的泪水只有暗暗咽在肚子里……
    时隔十年的1988年,窦宗仪携夫人菲利斯•布瑞吉终于来到了父亲墓地,洒泪祭拜。向已故双亲倾诉异国他乡40余载的思念之情。他要侄子名华把祖母郭玉凤的坟用一块青砖写上姓名,迁至兴隆山和祖父葬在一起。
    从1978年到1998年20年间,窦宗仪多次来华讲学,在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兰州大学,西北师范大学等院校都留下了他讲课的身影。在研究自己的专业之余,心系窦氏家族文化事业,他以九旬高龄数十次给窦彦礼、窦志成等宗亲写信,给《中华窦氏四千年》写序并捐款,提供海外窦氏族人资料,他的精神鼓舞着社会各界的窦氏宗亲们,中华窦氏文化研究会聘任他为中华窦氏文化研究会荣誉会长,并授予他“窦氏文化与中国易理文化海外优秀弘扬者”的称号。窦氏游子赴美70年,已届百岁的窦宗仪对致力窦氏文化研究的人们心存感激,在给侄子窦名华的信中向大家致谢。
     窦秉璋和妻子郭玉凤的子孙们对父母的孝子之心贯彻始终。窦宗仪的两儿两女都继承了中华孝道传统,以致窦宗仪在百岁之时还身板硬朗,愿窦氏家族孝文化的花朵在异国他乡大放光彩。(窦名华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