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新闻热点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热点
窦彦礼上古史研究力作《丝路先声》即将问世
时间:2016-10-16  (浏览 1106 人次)

窦彦礼上古史研究力作《丝路先声》即将问世


    中华窦氏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窦彦礼宗亲,在《中华窦氏四千年》一书的调查研究中,足迹遍及全国30各省市的窦氏家族,同时查阅了数百家图书馆的地方文献。在收集窦氏资料的同时,对华夏文明的源流取得了突破性的研究成果。他在《上古庆阳》出版后,又陆续出版了67万字的《大汉雪耻》一书,用大量事实依据肯定了两汉时代的窦氏先祖,对中华民族历史的巨大贡献。特别是对300年汉匈战争画面进行了详细描述,展现出了窦氏先祖窦固、窦宪等英雄人物,金戈铁马开拓中华疆域的伟大功绩。
    窦彦礼即将出版的《丝路先声》一书,彩版印刷,全书55万字,480幅图片,正度16开430页。《丝路先声》以丝路文化为主题,以民俗学为主线,以考古学为对应,溶入了三皇五帝传说历史的人祖神话。以大量篇幅叙述了养蚕历史的起始与发展,从丝织品的进化到刺绣技艺的民间传承及丝路经济贸易的开拓,展现了西王母神话脉络的发展。本书在丝路文化中引伸出汉匈战争的画面,反映出中原政权与草原帝国对西域的反复争夺,同时叙述了华夏民族与戎羌民族的形成及其繁衍发展中的大融合。对中国传统文化做到了四个推进:1.推进了中华古人类的研究进程,排列了300万年以来,古人类由蒙古高原进入黄河流域,由河北泥河湾到山西西侯渡、陕西蓝田、大荔及至甘肃庆阳,形成了泾渭流域古人类进化的鲜明脉络;把古人类进化脉络与中华民族起源脉络试行了断层对接,形成了中华历史20万年连续不断的文化记录。2.排列了国学断层文化,把中华文明由5000年推进到1万年,形成了中华万年原始文明与5000年古国文明的发展脉络,为重新审视中华传统文化的内涵,增强国家民族文化的软实力提供了信息资源。3.把传统概念上汉武帝、张骞开拓西域的2000余年丝路文化,推进到5000年之前先夏时代的月氏玉帛古道的丝路贸易,把一带一路文化引伸进了新的研究领域。4.把甘肃省华夏文明传承创新项目始祖文化历史区由天水推进到庆阳、平凉及至榆中,形成了人文始祖文化的新概念。同时告诉世人,中华大地上不只有华夏文明,出自西羌的古月氏丝路文明,亦是中华文明历史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丝路先声》毕竟是对上古文化民俗现象的初识浅探,但它凭着编者一股浓浓的乡情,以抛砖引玉的初衷,希望能唤起更多的呼应者,也祈望引起学术界的争鸣,学术在争鸣中进步。编者惟愿《丝路先声》成为链接华夏民族血脉的信息源,成为一带一路上古文化研究的引子,做到不负国家重托,不负丰富资源,不负群众期待,更不负于这个伟大的时代。


(长安窦氏文化遗产研究院 窦文彬撰文)


附:《丝路先声》前言


前 言


    上古文化是大地的灵魂,是中华民族文化中一座尚未规模开掘、尚未探索到位的大山。越来越多的考古结果,显示出它丰富的文化宝藏。它不仅仅是庆阳湮没的地域文化,更是关陇文化的一块高地,是一带一路上古文化研究的前奏,是世界扶桑文化诞生的沃土,是开启中国古代数术文化智慧的源泉,是研究中华民族诸多文化根系的宝贵资源。
    这里有华夏初始文明的源头,有万年初始农业的源头,有万年养蚕文化的源头,有10万年旧石器时代燧人氏钻木取火的遗址,有数万年人类生育文明进化的史实,有1.2万年弇兹氏风姓图腾文化的源头,有9000年易道文化的源头,有7000年人祖神话的源头,有一带一路文化5000年月氏玉帛古道的印痕。这里凝聚着中华民族的血脉文化,这里是三皇五帝孕育诞生的热土,是中华民族形成的摇篮地。夏商周三代之前,中国社会的变革,都与这块黄土地息息相关,黄土地埋藏着中华民族一层层古老沧桑的记忆。
    史书与考古学之间的文化断层,为当代上古史学的研究留下了广阔的空间。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顾颉刚、何光岳、王大有等学者对上古史的研究框架,提出了初步的研究思路。但是从未有人涉足庆阳这块神秘之地,这里每一个文化根系都不是独立的,都有它鲜明的延伸发展脉络。
    习近平总书记2015年在陕西视察时指出:“黄帝陵是中华文明的精神标识。”同时还强调,“轩辕黄帝陵文化积淀十分深厚,对历史文化要注重发掘和利用,溯到源,找到根,寻到魂。找到历史和现实的结合点,深入挖掘历史文化中的价值观念、道德规范、治国智慧,做到以文化人,以史资政。”总书记之所以强调对黄帝文化溯源、找根、寻魂,因为黄帝时代上承着人类初始文明的燧人氏、伏羲氏、女娲氏、神农氏时代的文化。这些上古时代的文化,在黄帝陵所在的关陇之地具有深厚积淀,为我们今日研究历史留下了丰富的文化资源。可以说黄帝文化是黄帝之前5000年华夏文化的继承与总结,是黄帝之后5000年华夏文化的纲领与纽带。因此说,是黄帝文化引领了中华民族文化的继承和发展,所以对黄帝文化的溯源,是挖掘历史文化价值观的使命所在。
    1800年前皇甫谧的《帝王世纪》就告诉人们,三皇五帝各是一个时代,是一个几百年乃至几千年的时代。伏羲、炎帝、黄帝及至五帝,都是原始部落的族称。浩瀚如海繁星灿烂的中国传统文化,正如苏秉琦先生所说:“有超百万年的文化根系,上万年的文明启步。”它反映了华夏祖先,数百代人与大自然顽强搏斗的整个图腾文化时代,显示着人类由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的过渡。显然传统史书之《史记》、《补史记》的简单综述,是无法涵盖整个上古时代的。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自然科学的本质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传统史书上古史料中那些笼统模糊的概念,已无法适应对新一代的国学教育。中国大学的课程设置,有世界上古史,而却没有支撑国学基础的中国上古史。中国是一个文化大国,国学代表民族精神,是华夏文脉,是中华民族的灵魂。
    史书断层的修复,国学基础的夯实,是这一代人必须面对的问题。不忘本来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更好创新。抛弃传统、丢掉根本,就等于割断了自己的精神命脉。
中国历史上母系氏族存在数十万年,华夏初始文明,即起始于母系氏族时代的华胥氏。开展国学基础教育,研究中国社会发展史,重书中华上古史,神话还原于历史,彰显华夏优秀文化原始基因,弥补传统史书上古时代的缺失,是时代的需要。
    在庆阳市华池与合水东部的子午岭东麓有一条东葫芦河,在六盘山以西有一条流经平凉市庄浪、静宁至天水市秦安、麦积的西葫芦河。这是两条见证始祖文化延伸与发展的渭水支流,这里留下了华胥氏葫芦农业初始文明与伏羲氏由诞生到发展壮大的大量文化记录。
    上古文化是华夏祖先为我们留下的文化宝藏,它的研究开发,将会对一带一路文化产生深远的影响。王大有以弇兹氏立风姓,为中华文明的起始,其时不少于1.1万年。司马迁所述历史,仅有4300年。因此,传统史书存在6000余年的文化断层。
    应该谁来修复这段失落的历史?谁能为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献上一份厚礼?我愿为他提供庆阳境内存留的所有上古文化信息。编者根据现有史料,结合关陇大地的庆阳古文化遗存、古地名、古文字、古民俗、古传说、古文化形态、考古遗址与地方语音方言及馆藏文物,梳理出了万年以来至夏代的多层原始文化。这些独特文化,成为当代国学文化根系对接的重要资源。它的对接成功,将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引伸到一个新的领域。中华文化源远流长,不是一句空话,它从时间上可上溯到一万年,其扶桑文化的流长至北美洲的印第安文化,这是世界任何文化都无可比拟的,也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世界第一文化。这是庆阳连接世界文化的一块高地。
    庆阳沉淀着悠久丰厚的人文道德沃土,它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孕育着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国学的传统文化经历了数千年的发展,不仅向外延伸着其巨大的凝聚力与向心力,同时又要向内寻找它流逝的璀璨记忆,追溯其历史根系。关陇大地众多的旧新石器文化遗址,就是无言的历史画面。这些文化的幸留,得益于民俗文化的万年传承。桥山、六盘山、秦岭山脉诸多道观庙宇民俗的产生,都有其必然的历史渊源。《易经》《道德经》的根系,都在9000年前的太极图腾文化产生的基础上;《山海经》之“帝禹山河图”与《诗经》之“豳风”都产生在关陇之地。中国伦理道德的根系更为深远,大约在人类告别群婚乱婚、避免近亲婚配原始走婚的婚姻族规产生时代。传统概念上的伦理道德始于尧舜,这也是史书上的文化断层。这些文化根系的前后对接,不仅仅是国学文脉的正本清源,更是中华民族血脉的断代连接。这是一笔巨大的文化资源,开掘这些文化宝藏,修复国学历史的断层文化,研究古人类的智慧,必将产生巨大的社会正能量。
    《丝路先声》虽然以丝路文化为主题,但它的立意却是断层历史的修复,国学基础的夯实。它以民俗学为主线,以考古学为对应,溶入了三皇五帝传说历史的人祖神话。民俗是历史的化石,是沉淀历史的记忆,是原始文化的传承基因,千万不可忽视它存在的价值。如香包文化既是图腾文化的传承,又反映了养蚕文化的悠久历史。庆阳民俗剪纸、刺绣、面塑中的鸟纹、鱼纹、蛙纹、鹿纹与地下出土陶器上的鱼纹、蛙纹、鸟纹相一致。“洞房”一词,就反映了婚嫁民俗初始于黄土高原的黄土窑洞。这些民俗文化,是桥山东西密集的仰韶文化遗址历史研究的宝贵资源。通过民俗文化,探索旧石器时代的社会组织与文化形态,是打开人类生育文明进化研究的大门。这一学科,是目前世界上尚无结果的远古历史研究领域。
    庆阳众多的文化遗址,从民俗学角度归纳为三大部分:即三姥姆文化、三圣母文化、三祖师文化,这些文化构成了庆阳人祖神话的传说历史。这些文化,正是传统史书上缺失的断层文化。它的修复,上慰人类祖先魂归黄土地的在天之灵,下合国家民族文化复兴的中国梦。
    三姥姆指无极姥姆、胥妵姥姆与鵹山姥姆。姥姆即姥姥,是母系氏族遗留的原始称谓。
    无极姥姆所代表的文化遗址,是蒲水、环江及华池洞洞沟20万年以来的旧石器时代,反映了人类在母系氏族时代的渔猎、采集生活。从民俗上,揭示了人类由天地未开的鸿蒙时代,向文明初始时代的过渡,表现在人类文化由无极进入太极的孕育阶段。
    胥妵姥姆所代表的文化属旧石器晚期与新石器的初期,5万年以来人类由群婚、乱婚,向走婚与对偶婚姻的过渡,其民俗遗址有环县玄女城、华池玄女城、华池太古塬、华池玄圣山、合水胥妵山。人类生育进化,虽然没有任何史料来证实,但它确实是庆阳经历过的一段残酷限制性自由、扭曲人性的婚姻族规初始阶段。
    鵹山姥姆,是华胥氏玄鸟图腾在华池南梁合鵹塬(史书中的合黎山)、鵹塬堡的地名演变,她代表了中华农耕的初始阶段。合水太白镇东关遗址、西安半坡遗址、临潼姜寨遗址、华县老官台遗址,是其由东葫芦河到洛水及至渭水流域繁衍发展的印痕。华胥氏大凤川凤鸟风姓图腾到临潼人祖庙鵹山(骊山)姥姆的文化传承,演绎了关中神话文学中的黎山老母,留下了战国与唐宋文学中钟无艳、樊梨花、白素贞、穆桂英等巾帼英雄师承道门师祖黎山老母的故事。
    三圣母指华胥氏、女娲与元盇圣母,她们之间的婆媳、姑嫂关系,代表了人类进入男婚女嫁的生育文明时代。其民俗文化遗址显示在庆阳东部盘克塬上的6座庙宇及早胜盇娘庙与西峰小崆峒子孙圣母殿。这是人类社会组织形态,由家族部落进入家庭的父系初始时代。三圣母文化在关中神话中被演绎为三霄娘娘,把她们演绎成男仙的陪衬,成为同辈分的云霄、碧霄、琼霄仙子;在武当山宗教神话传承演绎中,模糊了他们一家四代的辈分,把慈航、紫霄作为真武祖师的陪衬,把她们置于元始天尊盘古的门下。西安城隍庙的圣母殿,虽然受到佛文化的影响,但在主次关系上却保留了西峰小崆峒子孙圣母殿的人祖原始文化。其正殿是九天圣母(华胥氏原型),左侧为慈航圣母(元盇娘娘原型),右侧为子孙圣母(女娲原型)。
    三祖师指真武祖师、雷公祖师与无量祖师,代表了父系氏族从伏羲到大禹5000年的文化传承。真武祖师、雷公祖师与无量祖师文化,显示在庆阳各大名山的民俗文化与岐黄文化研究之中。真武祖师乃伏羲氏在庆阳的留守部落,显示在卧龙台上典地名地域记忆与少典的传统史书记载中,其上典原始部落文化原型为第三代伏羲氏盘古之子,神话中称为第三代天帝或荡魔祖师;雷公祖师代表了炎黄时代庆阳众多的黄帝传说与仰韶文化的农耕遗址;无量祖师乃轩辕氏白马部落在庆阳的直系后裔,其民俗文化渗透在庆阳的图腾文化、地域记忆中,表现在对白马天神与无量祖师的供奉崇拜中及崇尚黑色的民间民俗中。
    著史难,著缺少史料可稽考的上古史更难。特别是儒家不为戎羌民族立传,视他们为不识礼仪的禽兽,贬称其为犬戎、犬封、白犬。庆阳是华夏民族与戎羌民族的起源地,《丝路先声》依据传说历史与图腾文化的延伸及地域地名的记忆,以大量史实证明戎羌民族与华夏族,是生活在同一块土地上同根同源血肉相连的兄弟民族。我们不可让戎羌民族的上古史,留下永久的缺失,它是中华民族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丝路先声》从民俗学角度,寻找先民的生活轨迹,力求还原历史人物的本来面目。国学是封建时代的产物,难免有其落后的一面。如对历史人物的不公正评价和对戎羌民族的贬称歧视,明显包含着对封建统治阶级正统观念的维护。盘古、共工、夸父、白马鲧等,都是西部的民众英雄。不仅有代代相传的神话,也有民俗文化的记忆。《丝路先声》力图匡正传统史书存在的谬误,重塑民族英雄形象,为历史优秀人物正名,肯定劳动人民大众对历史的贡献。
    《丝路先声》以大量篇幅叙述了养蚕历史的起始与发展,从丝织品的进化到刺绣技艺的民间传承及丝路经济贸易的开拓,展现了西王母神话脉络的发展。本书在丝路文化中引伸出汉   匈战争的画面,反映出中原政权与草原帝国对西域的反复争夺,同时叙述了华夏民族与戎羌民族的形成及其繁衍发展中的大融合。
    考古学是以实物为对象而研究历史,民族民俗学则以民族发展与民俗文化传承形态为对象研究历史,历史学仅以经典文献为对象而研究历史。虽然它们的核心都是历史研究,但是近百年来的研究结果却有很大差异。
    上世纪20年代,中国考古学产生之初,遵循传统观念,当时的考古学证明,中国人的起源及其文明发源于中原的黄河中游,夏商周三代都与中原密切相关,人们认为人类文明最初产生于中原,并向南北辐射。多数考古学家已经接受这个“中心辐射”模式,因为它与史书即传统的历史观念相符合,所以自然而然地也受到史学家的欢迎。
    到了上世纪70年代,田野考古使用科学的检测方法,形成碳14断代法。这一科研进步,引起了考古界与史学界的震动。在传统文化的“中心辐射”区外的西部与北方,特别是陕甘一带先仰韶文化反映的历史,比中原文化要早得多。
    在近30年中,以田野考古结果断定历史时段的考古学派,用科学依据说服了以历史学为考古基础的考古学派。所以说,史书不是历史的唯一依据。史书的断层,造成了史学研究的偏差。目前还没有一个史学权威,去弥补司马迁的欠缺。2000余年的《史记》先导,把西部上古文化大部易嫁于中原,要找回这些失落近万年时光的湮没文化,必须逆流而上,追根溯源。
    《丝路先声》承载着始祖文化与人文历史研究的使命,对中国传统文化做到了四个推进:1.推进了中华古人类的研究进程,排列了300万年以来,古人类由蒙古高原进入黄河流域,由河北泥河湾到山西西侯渡、陕西蓝田、大荔及至甘肃庆阳,形成了泾渭流域古人类进化的鲜明脉络:蒙古人种的中国猿人,在庆阳经历了由早期智人向现代人的进化。《丝路先声》把古人类进化脉络与中华民族起源脉络试行了断层对接,形成了中华历史20万年连续不断的文化记录。2.排列了国学断层文化,把中华文明由5000年推进到1万年,形成了中华万年原始文明与5000年古国文明的发展脉络,为重新审视中华传统文化的内涵,增强国家民族文化的软实力提供了信息资源。3.把传统概念上汉武帝、张骞开拓西域的2000余年丝路文化,推进到5000年之前先夏时代的月氏玉帛古道的丝路贸易,把一带一路文化引伸进了新的研究领域。4.把甘肃省华夏文明传承创新项目始祖文化历史区由天水推进到庆阳、平凉及至榆中,形成了人文始祖文化的新概念。同时告诉世人,中华大地上不只有华夏文明,出自西羌的古月氏丝路文明,亦是中华文明历史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文化是历史的印证,是时代的镜子。图腾文化与姓氏文化,折射出万年以来国学文化延伸的印痕。民俗文化是上古文化之表,是存在的风物现象,只有图腾文化与姓氏文化才是上古文化之根。古图腾、古文字表现在姓氏文化的延伸演变中。华胥氏之“且”,太婼之“若”,女娲之“末”和伏羲的虎图腾,才是国学真正的起始根系。感谢庆阳大地为我们留下这些弥足珍贵的历史文化资源,这里的每一层人祖文化,都有其鲜明的延伸脉络。一代代人文先祖走出庆阳,崛起于关中,在中原大地把华夏历史的车轮推向前进!
    编者经过十余年的奔波,把庆阳大地的田野考古资料进行了认真梳理,根据文化遗址的层次,把三皇五帝的历史溶入民俗文化的各个层面,并通过多方求证,试图树立起万年文明历史研究的新坐标。历史毕竟过去了数千年,史书没有给我们留下多少可供稽考的史料。对于民间传说,不论《山海经》,还是《史记》作者,都不可能做到准确推断。《丝路先声》毕竟是对上古文化民俗现象的初识浅探,它仅凭着编者一股浓浓的乡情,以抛砖引玉的初衷,希望能唤起更多的呼应者,也祈望引起学术界的争鸣,学术在争鸣中进步。惟愿     《丝路先声》成为链接华夏民族血脉的信息源,成为一带一路上古文化研究的引子,做到不负国家重托,不负丰富资源,不负群众期待,更不负于这个伟大的时代。

作 者
二〇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
作者窦彦礼手机:13325481152 QQ1458243296

 

 

 


(窦文彬撰文)